亲人频遭死神光顾铸就坚毅斯马特,绿军铁卫定能战胜病毒

昨天,感染新冠病毒的NBA球员名单继续拉长,绿军后卫斯马特不幸也被列入其中。回望斯马特的一生,从早年目睹2位同母异父哥哥的悲惨遭遇,但后来不幸丧母,如今自己又感染病毒,可谓历经坎坷。希望面对病毒,斯马特也能像他在赛场上那样无所畏惧,并利用自己强悍的防守抵御住病毒的攻击。

1994年3月6日,斯马特出生于德克萨斯州的Flower Mound。在他儿时,家里没蓝框,哥哥们就会掰弯晾衣架做蓝框,用袜子包成篮球,而那也成为儿时斯马特的篮球启蒙。即使如此,孩子们依然会玩得筋疲力尽,有时甚至把房子弄坏,让母亲卡梅莉亚大发雷霆。

在哥哥们的记忆中,儿时斯马特就很好强,如果哪天打球输了,他一整天都拉着脸,直到在赛场上赢回来。而那时斯马特也成了哥哥们的跟屁虫,他们一起去游泳,一起健身,一起参加派对。

但清苦却有趣的日子转瞬即逝。2004年1月9日,斯马特9岁时,他的同母异父大哥托德-威斯布鲁克因白血病而去世,年仅33岁。其实,托德早已和病魔抗争了18年,但在这期间,托德并未埋怨过命运的不公,并未对即将到来的死亡流露出恐惧,反而总是想给家人更好的生活。

托德的励志故事也感动了斯马特。在因病缺席一段时间后,托德仍复出,并率队打入了德克萨斯州联赛的半决赛,最终获得第二,托德也被媒体称为“逆转男孩”。

在儿时斯马特心中,托德就是他的偶像。“如果我们家只有一人能打NBA的话,那本该是托德的,”斯马特后来说,“他的离世就像一把尖刀,捅进了我的身体。”

据传,斯马特一度因为托德的去世而患上了抑郁症。如今在他的手臂上还纹着“托德,愿你安息”。

除开托德,和斯马特最亲密的是他的亲哥哥迈克尔,他本是兰卡斯特高中的优秀控卫,后来却因羡慕朋友的炫富生活而加入了帮派,不但参与贩毒,还购买了枪支。10岁的斯马特曾将迈克尔拉到街角,一句“妈妈不能再失去第二个儿子了”让哥哥泪流满面。

但在托德去世不到一年后,正在打AAU联赛的斯马特得知了迈克尔因贩毒被拘禁,并在斗殴中弄伤眼睛,还企图自杀的消息。好在迈克尔被医生从鬼门关拉了回来,随后痛改前非的迈克尔反而成了弟弟的保护人。有一次斯马特卷入街头枪战,是迈克尔拼命拉住了想冲出家门决斗的弟弟。

但在2006年一个深夜,斯马特和伙伴们在街头袭击一名帮派分子险些被枪杀后,卡梅莉亚终于决定接受斯马特好友菲尔-福特的建议,举家搬迁到达拉斯。斯马特也洗心革面,重新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篮球上,迅速成为全美知名高中生。在2012年斯马特决定加盟俄克拉荷马州大后,锡拉丘兹大学名帅Jim Boeheim还遗憾地宣称:“在全美范围都找不到比他更有价值的高中生了。”

尽管在2014年落选,但斯马特硬是凭借韧性和防守,在NBA站稳脚跟,并在上赛季入选最佳防守阵容。在绿军队内,他自称是球队开心果,但有时也会令队友厌烦,比如杰伦-布朗还是菜鸟时,就被斯马特在训练中的挑衅搞得方寸大乱。

但当斯马特的NBA之路越走越顺时,场外打击再度袭来。2018年季后赛期间,卡梅莉亚被诊断患有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,并在2018年9月18日撒手人寰。这令斯马特悲痛欲绝。在他成长过程中,他一直称母亲和大哥托德为“我的英雄”。

亲人的故去一次次敲打着斯马特的心,但他每次都能从悲痛中重新站起来。此番,斯马特本人感染新冠病毒,但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一定能赢得这场和病毒的搏斗,就像他赢得一场场NBA比赛那样。